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台州市金钥匙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人生如莲,使命:推动民族工业的振兴,为世界人民的幸福献计献策

 
 
 

日志

 
 
关于我

何宝,,台州市金钥匙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项目总监 ,浙江省2010年、2011年度优秀管理咨询师,高级培训师,“大/中/小企业绩效持续提升”工程创始人,手机,18858624226,电话/传真:0576-88835453,EMAI:heyubao111@163.com,QQ:434718672, 从事管理咨询多年,擅长糅合精细化、战略规划、精益生产、信息化等模式的规范化管理和生产改善咨询。 陶永根,,浙江省2010年、2011年度优秀管理咨询师,手机,13306561066,QQ,312623109

网易考拉推荐

快板书口诀整理  

2013-05-01 10:20:55|  分类: 企业培训动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口  诀  分 

快板书表演艺术家李润杰先生用自己毕生的经历和演出经验总结出一整套关于快板书艺术的系统的理论知识 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他把这些知识编成了脍炙人口的口诀:“唱打多变穿成一线 叙事抒情 分节分段 快而不乱 慢而不断 。。。。。。。。”

在这里做一个简单的分析(仅代表个人观点)

唱打多变

何谓“唱” 在这里指的是说唱我们经常说这个演员是“唱快板的”“唱快板书的”,而不是称其为“说快板的”其原因就在于快板书是说唱艺术 说中有唱唱中有说和相声评书等以说为主的曲艺艺术种类不同 快板书演员不只是说 而是在打击乐器的伴奏下 有节奏的唱出作品内容和单弦大鼓等以唱为主的艺术种类有别在于 其中的很多人物表演表现又是用有韵脚的语句通过近似于日常生活中对话的方式来表达的因为在快板书的作品中唱的部分所占的比例相对较多 因此人们对快板书演员也就称之为:“唱快板的”

用一句话来表达就是“有节奏地唱 有韵味地说”

如何去“唱”好一段快板书 做到有节奏地唱 有韵味地说我认为应当做到以下几点
    1.基本功

实际练习中练喷口 俏口 贯口 丹田气 吊嗓子等基本功的反复练习必不可少

理论学习中对现代汉语中字的音节音标组成要有一定了解 唇齿舌牙喉每个部位的发声位置要掌握

两者相互配合 反复练习 可以达到较好的效果

2.节奏感

快板书作品表演是说中有唱 唱中有说 说唱结合 而这种“唱”并不是歌曲 戏曲曲艺的有音乐伴奏 有旋律的唱 而是没有旋律只有节奏的唱 “说”也不是相声话剧 影视的对白它的说是在合情合理准确无误的表达出作品内容和思想的基础上 有韵味的在节奏中完成的

这二者都离不开的就是节奏 不光是竹板敲打出的明快的观众能听得见的节奏还有就是不经意间所包含的内心节奏 四平八稳的叙事抒情 紧张激烈的气氛渲染生动鲜明的人物刻画 轻巧俏皮的包袱笑料等等这些必须在节奏中完成 才称得上是快板书的“唱” 也可以说是快板书的表演

3.灵活性

即便是每句话都在节奏中 快板书也具备曲艺艺术的特点 就是“活” 曲艺演员为什么管一个作品叫做“一块活”

就是因为曲艺作品具有其自身的灵活性

不同的作品不同处理手法 不同的观众群体不同的表演方式

要求演员每次的演出都要细心总结 长期的积累

 

再说“打”,这也是快板书艺术的另一特点

竹板是快板书演员表演所必备也是唯一的伴奏乐器 演员是在竹板这个打击乐器的伴奏下在一板一眼的节奏中完成整个的艺术表演表现过程

那么竹板的使用也就必然成为了快板书表演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如何去很好的使用这一简单的打击乐器也成为了快板书表演的重中之重

竹板到目前为止在演员的手中敲打出的节奏不多 屈指可数 无非是单点 基本点 双点混合点 连环点等 相比架子鼓敲击出的节奏要简单得多 如果运用不好会给人感觉又吵又闹 运用死板 给人感觉平淡无味 只有善加利用才可以做到观众听着不烦 不吵

那么怎么才能达到上面所说的效果呢 我们便引出后面二字——“多变”

如果说“唱”和“打”是表现快板书的情的基本方式的话

那么“多变”就是用快板书的情去感染观众的情的必要手段

多变不是乱变 也不是瞎变

什么叫乱变 瞎变 有些演员不顾作品的思想 观众的需求 “我觉得这样表现挺好我觉得这样唱出来很爽” 这种自己一厢情愿 对艺术本身和观众不负责任的态度就叫乱变瞎变

变既要合乎情理又要精准巧妙

不妨做一个等量代换

变=“情变”,“情”=“唱”“打”  变=“唱变”+“打变”

快板书的句式有三字头 四字连 五字跺等等

表现句式也有拉韵句 唱韵句等等

板点有基本点 双点等等

什么样的板点配合什么样的句式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同样板点加入不同句式 同样句式配合不同板点是否会演绎出不同的效果同样的板点加上不同的句式 同样句式配合不同板点遇上不同的观众又会出现怎样不同的演出效果都需要演员潜心的总结研究做到烂熟于心灵活自如的运用

个人认为当下的音乐快板 歌舞快板等快板形式都是演员们想追求快板书多变而衍生出来的产品 可这些并没有在根本上做到快板书的多变 因为无论你在音乐上你如何变在舞蹈动作上你怎样换 在队形上怎么排在造型上你怎么改 都不是快板书的表演 只是在追随着音乐和舞蹈这两种艺术门类 这不是变更准确的说应该是在快板书的基础上加入了其它的艺术元素而这些艺术元素如果安排不当在很大程度上更加限制了快板书本身的表演特点从而给人四不像的感觉 除了作品所要表现的对象和与作品内容相关的观众注意之外 没有受众群 因此这类的作品没有生命力往往作品昙花一现演员本身演完就忘

举例说明:如果说要创作一个作品来表现一个工厂或公司的业绩 或某位政客的政绩大多数的作品都是用一系列的业绩报告和数字 和相关的人物事迹来表现而这显然是必要的

什么样的句式能够表现大气磅礴的场面 什么样板点可以烘托紧张的气氛先创作整理出这样的符合要求的句式 然后在此举是基础之上设计动作 配上音乐

但是如果只是单单把这些东西总结出来 用简单的句式 压上韵脚 配合音乐程式化的舞蹈造型和动作还是远远不够的 因为不是所有的音乐制作 和舞蹈动作都适合快板书的表演表现

做为演员应当以快板书表演为主要表演手段 而用其他的艺术种类来丰富快板书表演本身选择性的运用 达到多变的效果

做到综上所述可以基本达到“唱打多变”的要求

但是光是做到“唱打多变”是远远不够的

“唱”多了 “打”多了 “变”多了 让观众感觉眼花的同时也很缭乱快板书作为一门艺术存在绝不是哗众取宠的小把戏和茶余饭后的小段子 做为演员所要达到的基本演出效果就是让观众在观看节目尽兴之余有所回味而一场以卖弄技巧的演出是无法引发观众的共鸣的 要做到“唱打多变”的井然有序 有条不紊就要进入下一个环节

穿成一线

我想通过一些作品来举例

《武松打店》 《武松打虎》《鲁达除霸》这些快板书作品是由山东快书的传统曲目改编而来 作品本身经过千锤百炼 故事主题鲜明 人物生动 情节流畅

说说《武松打店》

开场四句话就交代了故事发生的起因

起因既然开门见山 我们在表现是基本上是用双点配合单句句式的表现方式有的演员会说这里面没有什么唱打多变的地方 但是我觉得变化还是有的

“打起竹板不罗嗦

表一表 梁山好汉武二哥

二武松 提兄报仇杀了嫂

发配就往孟州挪”

这是原作品的句式 这四句话期间可以有很多变化

通常的方式应该是

“打起我的竹板不罗嗦

表一表 梁山的好汉武二哥

二武松 提兄报仇杀了嫂

发配就往那孟州挪”

句式也可以改成

““打起竹板不罗嗦

表一表梁山的好汉 武二哥

他提兄报仇杀了嫂

只落得 发配边关

要往那相隔千里的孟州挪”

有朋友很可能认为此乃多此一举 其实不然 我认为既然这样的改动没有改变原词的意思在情节上 节奏上并没有造成的拖沓 为什么不多尝试一些新鲜的表现手法呢?

从第五句开始直接进入事情发生过程 过程分为3个阶段

1 打听酒店

2 入住酒店

3 打砸酒店

在打听酒店这个情节中人物是樵夫 董平 薛霸 武松这几个角色的语言 形体 动作语气都是不同的 表现出来的人物性格是董平油滑机灵 武松豪爽义气薛霸简单笨拙 樵夫热情

观众群的不同也决定了演员演出的临场变化有的场合演员在表现这些角色的时候需要夸张一些 有些场合只要点到为止 这就是多变 但是变要在情理之中不能把董平的油滑变成奸诈把武松的豪爽变成鲁莽 把薛霸的简单变成傻子 把樵夫的热情相助变成招揽生意 人物与人物之间的对话要在一条主线上比如武松和樵夫以及董平薛霸的一大段对话:

“哈哈,你们三位要住店呀,
看,越过这个大岭十字坡,
十字坡倒有三十二家招商店,要记住有个张家老店可住不得,
别人家开店都是男儿汉,他家开店是个恶老婆,
叫母夜叉孙二娘。他的丈夫外号净街锣。
你们要是住了他的店,夜晚三更把头割,
拿你们的人肉包包子,不到天亮就出锅呀。”

这一段的樵夫台词中,前三句话都是偏高的语言和语气此时的樵夫还是很热情的在推荐住所  在“要记住”那开始压低声音眼神下意识的看看周围 因为一提到孙二娘很害怕 到:“不到天亮就出锅”语音不变 语气加重这一段表演表现的多变对于角色的刻画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接下来:武松他闻听一瞪眼,什么人他敢安煮人锅

语气质问中带着生气 这本是他路见不平一声吼的本性再加上习武之人说话本身嗓门就高所以声音自然洪亮 与樵夫语气的变化显而易见 如果变化成声音压低 表情疑虑加上不安 虽然都是问句 就不是武松再问话而是董平在回答了
      樵夫担柴扬长去,董平薛霸一旁叫二哥

这一句把声调杨上去
     我说二哥呀,咱们什么地方住不了呀,干什么找死不想活

这一段董平的前半句逻辑重音在“什么”上,后半句面部表情是不满声音是越说越小感觉在自己嘟囔一样 因为即使自己不愿意 又害怕武松发脾气 声音的降低 语气的减弱与上一句介绍词声调上扬又形成变化

如果介绍词简单的平叙处理到董平的台词换一种方式处理:声音高亢不设计自己嘟囔的情绪 给人感觉好像就是在劝武松“你是囚犯 别多管闲事!”这样也会有变化但是所产生的效果 就不是董平押解武松 而是鲁智深在押解武松了

     总之 董平也好 武松也罢 他们的语言语气表情神态都是在自己的性格中不断变化 贯穿始终的 如果一味的追求变化不考虑作品本身要表达的内容或者是在某一个环节的细节没有按照角色的性格来处理 就会给人感觉人物混乱一团乱麻 而不是一条主线贯彻到底了

     再比如《武松打虎》中有一段武松看见山神庙的告示的描写
     二武松从头至尾念了一遍

     啊 真有猛虎在山岗 这阳谷县的告示不会错

跟酒保说的一个样”

有心回头把岗下

唉 岂不叫酒家笑断肠

在这一段的处理上当武松看到告示时会不由自主发出“啊”的一声在这个感叹词和“真有猛虎在山岗”话语中间 要设计一个停顿的时间 大概两秒到三秒在“有心回头把岗下”和“唉岂不叫酒家笑断肠”又有一个一秒钟的停顿 这两个连续的停顿就是“多变” 但是表现的方法截然不同第一个停顿中包含了惊恐和思考 惊恐是真有猛虎 思考是酒保刚才说的话的内容和告示上内容的对照第二个停顿是明知山有虎 偏向虎山行的冲动二者完全不一样 所以第一个听脸上的表情是突然地惊恐 冷静地思考 第二个就是一闪念 一刹那的功夫

如果处理相反 人物的性格也和作品本身要表达的意思冲突造成观众看不明白演员演得糊涂的效果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